回到首頁

   今天是:2020年09月23日 星期三  您現在位於: 首頁 → 兵役論壇 → [原創]軍旅回憶與學長...

[原創]軍旅回憶與學長學弟制有何干係|

作者:shupeikao|積分:35|金幣:0元| 註冊:2012-06-20 發表: 2012-06-21 06:07
贊助商連結

昨天 我翻了翻擱在桌上的動員招集令副本 是 它早過期了
其實我也滿好奇 快八年了 為什麼我從未教召點召過 想著想著
那天 輛輛軍卡載著我們大群孩子 入伍的回憶 似波波的逐醒

【由民轉兵】
02年十月 下班回家 我父親指了指桌上的信函 打了開 喔 是兵單來了

隔了幾天 從任職四年的公司離了職 在星巴克啜著 在音樂廳聆賞 大肆品嘗在剝奪自由之前的生命感觸 很愉悅的 一直到那天的來臨

02年十二月 梯數1911T的我 先從板橋火車站集合 乘莒光駛達宜蘭市 接著 隨同公所人員 我們分批搭上軍卡 一路上 我貪婪的看著窗外的景色 美

軍卡到了營區周圍 我喵了眼站哨的衛兵 再駛入營區內 宜蘭金六結一五X旅 公所人員把清冊移交 我們坐在板凳上 後面有幾個阿兵哥抽著菸嘻笑 當時我還搞不大懂

理髮 身檢 取裝 採買 折騰完也傍晚了 我還記得第一夜 那個號角聲 我真的不懂

p.s. 那幾個大概破月來的 來看看新兵戰士 用菸味搭配菜味 有趣

【真的假的】
還記得榮團會嗎 那本該是新兵可以吃吃喝喝的一晚 當天盥洗結束在中山室集合 班長說 剛剛有人洗澡在浴室抽菸 菸頭往下丟 丟到我的頭 是誰 快承認 當然沒有人承認 接著開始罰半蹲 啥眼睛閉起來 手舉高 再換連長出來吠 還是沒有人承認 在吼吼吠吠之間 渾身是汗 我第一次的榮團會就這麼毀了

p.s. 顯然這是假的 無中生有 目的在於 建立新兵的心態 就是連做

【好山好水】
在這除了訓練 就是公差勤務 由於我學的是美工 有大半的時間 我是在中山室度過 可以把我歸於打混那區塊的 公差期間 我會拿餅乾飲料給大家吃 接著我躲到廁所抽菸幹嘛的 還有參四公差 就 power point 弄那些幹部要的簡報 渾渾噩噩的一個月過去了

我是鑑測班 呼哢哢的也過了 緊接著是選兵 那年藝工隊也有來徵選 便湊上徵選去 三個人競爭一個名額 還發了卷考試 我傻眼 考啥 考舞蹈史 這梯他要的是舞蹈才幹的 還得現場跳舞 當然 主考官自挑了那位 會跳芭雷且白嫩的嫵媚小子 我這粗漢 遂去了大抽

話說金六結最著名的就是外島籤 馬防金防澎防 抽抽連環中 當時我下手的是籤筒的最左上角一五X旅儲備人員 幹 我興奮得差點沒喊出來 為啥 能留在宜蘭 已算萬幸 何鬱也

p.s. 以一個台北兵來說 能在宜蘭當兵實屬幸運 好山好水 且不無聊 當兵嘛

【一梯之隔】
人事把我跟幾個同梯帶到了宜蘭機場待撥 這裡是X員營 並沒有大部隊 除了一些外圍隊組 這段期間我還是盡出美工公差 做營舍年節布置 旁邊有一望無盡的水田 時間緩慢寧靜 爽

兩個星期後 聽營輔說我們未來要撥交的X營在下基地 如果這禮拜撥不了 可能會留到過完年 我心裡猛暗自祈禱 這裡那麼爽 老天拜託 但 顯然跟老天拜託有時不見得有用

那是個週五 對 週五中午X營的人事來接我們了 眼看只差六個小時就休假 靠 我跟同梯同期們 從宜蘭直殺新竹 天色已暗 映入眼前的是 北測中心忠誠門 這 啥鬼

由於我們還不算到部 新兵要趕緊接著休假 本來說營長要接見後來也沒有 不知道在拖什麼
後來出營區已經晚上八點多 把行李暫放在營部連 抱著愉快的心情 休假去

p.s. 回駐地時12T剛到部的學弟說 後來他們每天就在宜蘭機場 抽菸觀水牛 …

【調適教育】
收假後回到了營部連 亂七八糟的 我們便去集合跟著晚點名 這時 各連參一終於來了 我跟我同梯兩人被帶往 聽說是本營最雞巴的步二連 一路上聽的到四處響起的我愛中華

到了後 先把黃埔背包扔到安官桌前 接著趕緊去晚點名 燈光昏黃的營舍 石子路 階梯 一群著運動服的 每個都長得一樣的 我跟我同梯站在最後面 跟著唱 接著 答有 到不敬禮解散 然後 一位著整齊服裝的幹部叫我們留下 我看到後方門口蹲了大概十來個人 都長一樣 叼著菸 那位幹部捏了捏他的領角 問我 知道這是甚麼嗎 我答 報告長官 少尉 他靠 少尉是你叫的喔 那群接著嘰嘰喳喳 時有吼聲 時有叫聲 哇哩 聽了排長機機歪歪的一趴後 裡面部隊早就寢了 我心想這什麼單位啊 亂七八糟的 後來上了床 又被一個人叫下床 叫我跟同梯打背包 就是把軍毯蚊帳便當啥鬼毛通通疊好塞到美式背包裡 背包打好 已經十二點了 攏免睏了 睏

部隊起床 驚醒 啥小 還沒睡吧 三分鐘後連集合場集合 靠 三分鐘 我連廁所在哪都不知道耶 整內務 狂奔至連集合場的路上不時有水聲 跑哩 跌倒怎麼辦 菜比八 嘩啦啦的傳來 接著見到昨晚這一群長的一樣的人 好 問題是 我要站哪 鼻子摸了站到某排最後面時 又傳來 哪排的 不會問喔 手不會貼喔 轟隆隆的 當初那個早點名是怎麼結束 我也忘了 吃飯時 還有人會問 你在吃大餐喔 洗碗時 有人會問 你在洗金碗喔 嗯 無時被關切著 後來被叫到連長室 開門後 那個門自動的砰閉上 連長說 操你媽的逼 剛到部就甩我門 我心想 啥小 這門是還加彈簧的喔 連長問住址邊寫 再邊念 你家住址那麼長要幹嘛 我 …

嗶 嗶嗶 所有人員三分鐘後著全副武裝 連集合場集合 沒錯 但還是沒有人告訴我要去站哪 沒有鋼盔 沒有刺刀鞘 沒有彈袋 沒有攜行袋 不會問喔 問題是 我要問誰 我又是誰 折騰了一陣 全副武裝上身 在列子裡我跟著上階梯 一步步的不知要往哪裡走去 行經兵X連 我看見我同梯同期們在洗餐盤 我無助的望著他們 一步步的繼續走去

p.s. 調適教育依當時X軍團的規定是一週不能出操 上述是本連的調適教育 基本上無視規定
當然 現在的我可以肯定這種做法 至少 它會讓新兵很快進入狀況 很精實 很緊繃

【地獄之門】
當時我們有兩個建制 一個是基地建制 一個是一般建制 操課一種 早晚點一種 一開始沒人會告訴你是哪個建制 等被幹夠了 自然會有人出來告訴你 該站哪 我的基地建制是傳達兵 全副武裝外 再加裝排長的大聲筒打忙包戰鬥手板等 我自嘲是聖誕樹

操課時要挖洞給自己跳 對 就是散兵坑 還外加要挖排長的 他會說 你是我的傳達耶 在跟排長前往連長掩蔽處授命時 還曾因為警戒哨的姿勢不對 被連長念 你海巡喔

還有次被排長懲處 戰鬥手板與國家興亡有何干係 共一千字分四段每段二百五十字含標點符號
明天部隊起床時交給我 當時已經要就寢了耶 對 就是挑燈夜戰 頭朦在棉被裡書寫

部隊起床時鋼盔彈袋等常會不見 你要去問 學長會說 問我哩 問很大 班長說 一定是你亂丟 還有 一把槍 永遠不可能擦乾淨 因為你是二兵 有次是夜教 十二點多部隊都吃完夜點躺平 但我還在軍械室擦我那一把槍 擦到連長問兵工組長 他怎麼還在這 我才被叫去躺平 還有 二兵不能抽菸 二兵於操課時要坐最前排輪流操演 二兵沒有午休要背準則與梯數表 二兵吃完飯要洗全連餐碗餐桶 二兵不能撐有公差時要爆衝大聲喊有 二兵不能…

隨想起新訓排副總讓我們直接進餐廳不唱軍歌 他說 很爽吼 等下部隊讓學長來教你們 嘿嘿 只能說兩兵到部正下基地是個悲劇  我還記得我出忠誠門的第一句話就是大吼 **娘

p.s. 我記得當時除了睡著的時間 不是立正就是稍息或蹲下 腰桿打直那種 每個人都在盯著你 包括大兩梯的09T也會不時的叮你 軍歌會唱嗎 那個誰是幾梯的 整個學長學弟制相當貫徹 你說三ㄎㄧㄠ的嗎 我除了想講雞巴倒沒別的辭兒了

【水勝於女】
步兵就是步行 除了連部組與反攻堅組有悍馬外 其餘就是走 我們槍榴彈兵另有外掛 操課沒幾天就來個大行軍 某高地到某高 那集結啥小的 再挖個洞來跳 再臥倒 衝鋒 每天就這麼實彈實幹 有次大行 據說有人落隊 我們親愛的輔導長還把他的步槍讓我一人扛二把步槍加外掛 無限的行走 那時排長看到還說 你怎麼變兩把槍 他凹你喔

我那時真心覺得 本連真的是亂搞一通 我看到午休時 X連的同梯可以躺平蓋小飛俠蒙頭睡覺 怎麼可以這麼有趴 本連的兩兵一個個肩並肩 左手是一右手是二 拍起來正低咕唱著軍紀歌哩 打從心裡我痛恨學長學弟制 我心裡便燃起 我要改變這種狀態 當時是真心想改變的

最後一次的三天兩夜大行軍 中間外加砲擊 某某該如何處置的鬼玩意 一路玩下去 印象深刻的是 兩兵們似乎在此時都成了鐵錚錚的漢子 那些三ㄎㄧㄠ的 邊走邊呻吟 要死啦 幹 還有多久啊 有個甚至趴在我背上 說 水 有水嗎 我快死了 連輔ㄟ也問我 有水嗎 我默默的搖頭 心想 還半罐 死都不給你們 途中經過 7-11 媽的 你知道甚麼叫快崩潰了嗎 那一排排的飲料就在裡面 來口水多好 有水就好 女人我不要 我只想水 還有躺下 快

繞過一個個好漢坡 一個個集結地 再到大機坪聽營長的狗幹 三更 我們到了紮營處 個個是累癱的坐下 但二兵不能輕鬆坐 要打直腰桿 當時我真的去它的腰幹打直 輕鬆坐啦 都什麼時候了 有一個下士竟對我吠 啊是不會坐好喔 我鄭重凝視他的雙眼 他看了我會 鼻子摸了就當沒看到 我心想 我差點就要爆走了 雖說是差點 但我心堬M楚 二兵要認份

p.s. 關於水勝於女一事 只要親身走過一回的 百分百有這種想法 男人 也真是脆弱啊

【武略新莊】
03年三月 移防箱一箱箱上軍卡 我們準備結束基地測 回到我們本來的駐地 武荖坑 之前就常聽學長們吠叫說 回武荖坑你們就死定了啥的 其實武荖坑我入伍前曾去過 那裡的山水真的美麗 我從不知那埵麻繭衈蝪 但只要能離開湖口這個鬼地方 哪 都好

回到駐地後 12T的學弟終於到部了 你們可終於來了 身為基地最菜的一梯 唉呀呀 我打從心裡羨慕你們在機場度假村的一切一切 由於基地測我們都有了幾天的榮譽假 結束幾天的營舍修繕及簡單任務後 我們開始了幾天的休假 休假乃兵者之大事啊

收假後 床點之前 有一位8幾梯的學長跑來叫我說 明天開始你跟我到南投去支援 那一夜 我聽到7幾梯的學長在下面聊 幹 他會不會太爽 支援哩 那麼菜啥啥啥 … 我心想 幹 要去爽是我的命 甘你們屁事啊 但我也很擔心 這事真的假的 會不會搞錯了

部隊起床 起床後在打掃時 我的近梯們用一種欣羨的眼神望著我 我不敢多看 有點心虛 其實我不知道去那是爽還是怎 只是能離開這個有學長學弟制的地方 就是一種解脫 後來去了副營長室 副營簡單交代任務 學長的任務我是不清楚 副營說你好好學習就對了 假單開出 出了營門 學長遞了根菸給我 點燃 呼出 雖說是短暫的自由 但我當下很感動

從羅東到彰化 再從二水到龍泉 當天我們翻越了北台灣 到了兵工整備發展中心 由學長連繫 一位中尉隊長開車下來接我們上山 到了一個大寢 我跟學長道了晚安

p.s. 金六結的營舍是類似舊的學校還算先進 在北測我們分配的是舊式的營舍 獨門獨院那種 武荖坑營舍雖說也舊式的 但是由幾個獨棟圍成一個聚落 頗有意思 至於兵整 我待的是聯勤單位 那堿O空調大房 比較起來 這房舍算五星級的 乾淨且舒適的現代化建築

【入庫出庫】
支援見習的單位是武基處X備庫 武基處就是全國武器的大本營 本庫是小隊組的編制 對士官一律稱學長 不是稱班長組長 因為原單位的教育 導致我算有觀念 也因此 在這裡我適應得挺好的 我的業務是要針對上線可出庫的料件做分裝下線的工作 每天就是在不同的倉庫間穿梭 以及料件入庫 說真的 待在這單位我很得心應手 後來還有舊餐廳房舍改為倉庫的任務 當然 我也得到不少 想都沒想過的資訊處理 單位沒有假日留守 且休假一律休1630 我也在這裡吃到身為二兵的第一碗泡麵 還有享受坐在吸菸區抽菸的體驗 在營舍陽台也可以一邊做伏地挺身一邊吹著徐徐暖風

p.s. 想起在基地吃的沙塵雨水便當 聯勤的伙食真的是棒透了 可以吃到飽又不用洗餐盤 吃飽飯上樓睡覺有冷氣 也沒有五查 在這裡會有一種升為上兵的錯覺 真的太爽了

【代軍械士】
03年五月 結束武基處的支援見習 與學長重返武荖坑 回去時7幾梯的學長已經退了好幾個 而回來時正逢 SARS 風暴的侵襲 本連已有許多弟兄許久沒休假 開始有了管休輪休的情況 回來當晚連長把我叫去 授意要我接軍械士 我心想 媽的 原來支援完就是要接軍械士 靠

8幾梯的軍械士班長很開心的找我去說 我終於有徒弟了 可我心想 他不是快退了嗎 然後開始了我業務交接的惡夢 在本連軍械士等於步槍負責人 每天熬夜有不完的洞兩表 76把步槍一式三份 手寫 沒有人可以來幫我 每夜我就窩在排寢 因為業務室已經爆滿了

隔了陣子 連長再把我叫去 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連長說 換由某某某接軍械士 而你 還是步槍負責人 啊幹 我心裡大吼著 少六千元 還要做士官的事 本營哪一連是這樣搞的 我成了本營唯一非士官的步槍負責人 而那位09T的學長就接著去受幹訓了

某週 某中士組長背值星 那天我夜哨補休 堂堂值星竟大早跑來踹我床 嗆我 你不二清誰二清 幹 我心想 這哪招 他媽的哪個單位是二兵跟主官去二清的 他嗆完後回排寢繼續睡他的 本二兵跑去敲輔ㄟ的門請主官 再去戰情取鑰匙 後來漸漸也習慣了我該二清這檔事

後來 09T的學長受訓回來了 掛階了 就像他當初告訴我的 等我回來 我一定會幫你 嗯 可他老大回來沒幾天 竟然就瘋了 對 瘋了 進國軍八一八了 從此驗退 再也沒回來了 而連長後來也決定不送我受訓 就指派了當初踹我床那位中士接兵工組長 但原則上 我還是代軍械士 也就是繞了一圈 還是讓我幹 你說那位中士 他要會幹的話他就不是中士了

p.s. 那時還是二兵 真覺得步槍是個賽饋 何況還沒得掛階 但我也萬萬沒想到 步槍這裝會成為我日後保身的護身符

【漢光十X】
升一兵了 也過了好陣子差點沒跟槍睡在一起的日子 每天跑軍械室取槍送槍 跑三級廠維修槍支 極度懷疑國軍的申補作業是玩假的 這料件你怎麼申請它永遠下不來 上三級維修他也永遠缺料永遠無法妥善 有時想想那我以前在五級出的料都出給鬼了 料下不來 到二級廠也說上不去 上線的永遠是那些 CLP 通條那種保養品 實在莫名其妙

03年七月 換了第二位連長 原連長調至X部連 而我在步槍的業務上也開始走旁門左道 洞兩表我不想再手寫 改用電腦列印的 一開始連長說 怎麼可以用印的 我說武基處都是這樣 嗯 果然 就過了 後來別連的軍械士都跑來跟我要檔案 每連都印的很開心 嗯 手寫耗時 早該如此了

緊接著是第二次的漢十X 本連是戰備部隊 就是演習當天要在總統觀禮台山頭警戒的部隊 每天就取彈上悍馬 抵達中X基地陣地演練 晚上擦槍 所幸 演習事圓滿落幕了 可喜可賀

p.s. SARS 軍團檢 演習 本連積假積到快炸了 緊接著登場的是 高裝檢

【渾渾噩噩】
03年九月 演習結束就是開始衝假 假衝了半個月 緊接著高裝檢準備登場 步槍業務接到後面 我一直在想 如何能在檯面上做得更好 所謂檯面上就是當主官有問題 或者是裝檢時 你能展現出掌控狀況的感覺 也因此 除了確實的做好料件上線申請外 我重編了槍支的編號 按照洞兩表上的缺失項目 制定缺失清單 也內含報賠的工令序號

當兵當了九個月 也很清楚知道 很多東西是解決不了 但 你必須盡可能得做做樣子 在部隊任務之餘 我會請示連長 自己到軍械室去擦槍 雖是裝模作樣 但這就是當兵啊 由於即將面臨高裝檢 裝備妥善率相當低 比如槍管鏽蝕 就是要申請報賠 等料件下三級 再過去維修 因為我去過武基處 連長問我 還有沒有什麼辦法 嗯 國軍真的很好笑 我回連長說 武基處某組長回覆我 只要我能把槍拿過去 他就能幫我換新槍管 當然 這傻逼也知道 你連槍都扛不過去 後來還上到營部 副營說 這跨軍區 恐怕很難

其實我很清楚 槍再怎麼擦都不可能擦的乾淨 我也知道我們槍絕對不可能拿得出去 這就是國軍 而我身為一個渺小的一兵 我能做的 也就是拋出解決方案罷了

最後高裝檢登場 我安然度過 清冊打開漂漂亮亮 上線未上線 工令號 清清楚楚 妥善率是很低沒錯 但 利用了清冊把缺失給補齊 槍也擦的還行 自然就順利過關了 裝檢結束後休假第二天下午就被召回 原因是啥基幹種能的 媽的 我又不是士官 干我屁事

p.s. 我有時會想 關於跨軍區維修一事 絕對是有關係有門路就做得到 就像我曾經出過槍管也出過槍機 申請日期也不是太久之前 所以 這中間絕對有很大的問題 但 也絕不該是我的問題

【終抵破冬】
03年十一月 本連的新任務是回金六結接教召 依稀記得 我重返了當初新訓的營舍 於床鋪貼上教召人員名條 整備期間才發現金六結內的許多廢棄營舍 其實還滿恐怖的
接教召真的非常累 你知道的 死老百姓的樣子 我分配到步槍助教 就整天臥射坐射分解結合 就表演給那些老學長們看 當然 他們瞧也懶得瞧 感興趣的 就上來摸兩把 順便虧兩句

03年十二月 打破冬 當然 也要小酌一番 連上最老的兵到9幾梯了 屬於我們的日字快來了
04年一月 農曆年節於軍中留守 非常難得的體驗 農曆年後為了今年要再下專精基地 我們開始了超休的動作 在此之前 志願役的士官到部 而我代軍械士的任務終告解除

p.s. 破冬 其實是個滿有趣的心路歷程 是不菜了 但也不夠老 算是中檻吧 像現在入伍即破冬 雖說是少了一份體驗 但也是好事啦 兵 是能當越短越好的囉

【步槍護體】
04年二月 早先我已經開始挑徒弟了 因為步槍是賽饋 所以我挑徒弟的對象就是那種沒觀念 又不自覺得二兵 我記得之前來了一批28T的大專兵 我就一個一個問 你想接什麼業務呢 接步槍好嗎 大部分的二兵都說 看上面的決定 嗯 還真是客套 偏偏 我問到一個他說 我想接參一 喔 想爽 我再問那接步槍好不好 他說 學長不要啦 喔 我說 那就是你了

其實說實話 參一也不見得是爽缺 但我從他的應對可以感覺得出來 嗯 他可能需要一點小磨練 從我接步槍 雖說一開始很累 因為不熟捻 因為還很菜 但摸清狀況後漸漸是如魚得水 裝保時 因為不是士官我不必督擦槍 我背我的打忙包上二級廠吹水 時間差不多再回來送槍開槍櫃 不過在我督擦槍時 我傳承也秉持那一套 上兵不用擦 一兵隨便擦 二兵努力擦 這個模式 漸而漸之 不太會有任務的干擾 集合之後就是報業務 下去躲 當兵 求的就是爽字罷了

p.s. 那時已經有了軍械士 但步槍還是我的業務 不過我常跟那士官說 你領那麼多錢 多做一點啦 我不願役求的是爽 你自願役要的是穩 我們就該是互相的 互相掩護 合力追求目標

【極速破百】
04年四月 早先得知國防部再刪減義務役服役時間 由一年十個月縮減為一年八個月 也就是說 再扣除我大專兵一個月 實際服役時間一年七個月 加上連上最老的是05T的士官 整個情勢的發展已經到了 急速老化的狀態 其實本連比較奉行五梯之內皆兄弟的觀念 上五梯下五梯 其實不會有太過度的干涉 也因此 排在我上頭的剛好在五梯的範圍裡

我也忘了這事是怎麼開始的 排哨向來是值星官的事 也因為值星官永遠搞不清楚誰是幾梯的 從我二兵時 那個哨表每天都有人凸 索性到最後 我跟值星官都有了默契 哨表由我來排 這排哨其實很簡單 你就照梯數排 每天輪 老兵接受度都很高 一兵二兵我也是照梯數排 再也沒有人來凸哨 這個部分是學長學弟制的優點 就看梯數嘛 就認份 也不要說被凹

p.s. 其實我中檻的時候也多少會凸哨 排我0230-0430 媽的哩 1000-0000是二兵 排ㄟ你排那什麼鳥哨 凸一下凸一下

【破月退伍】
04年五月 第三任連長布達 我的徒弟也受幹訓回來升了士官 扯的是 他掛了接還跟我說 學長我可以不要接步槍嗎 我心裡 啊幹 我說 你都掛階了多領了六千塊 就應付著做吧 後來 連上補進了一個掛輪子 真正受過保修的義務役下士接軍械士 而之前的志願役則升中士 接兵工組長 一下子我有了二個徒弟 這個掛輪子的有觀念 態度積極 那麼自然 我會多挺他些

領導士官的徒弟有一天問我 學長 軍械士來了 我是不是可以把步槍交給他 我說 我再問連長 凸什麼凸啊 心態真的很爛 都掛階了還想要躲 從二兵躲到升下士還想躲 莫名其妙 我不大喜歡他的態度 但也就是因為他這種態度 我後來假傳聖旨說 連長一樣要你接步槍

其實當初連長交接布達時我就已經跟連長報告過 本連向來分設兵工組長 軍械士 步槍負責人 業務相較之下較能分工 且不會太過勞碌 他要學的是人和 而不是閃躲 所以我吃定他 他一定也不敢親自問連長能否下業務 真敢問的話那就是白目到極致了 沒觀念態度又差

這個階段我們待退弟兄被分配為勤務隊 主要就是站哨打飯營舍維護等 在加上各自的業務 也不能說擺爛到什麼程度 但有時候會稍放縱一點 記得有次我跟學弟跑到兵X連士官長室喝酒 老ㄟ是原住民高梁像喝水一樣 同場還有兵X連的同梯同期 喝到我也忘了我怎麼回連上的 隔天報補休 起床後又到營站服務台倉庫昏睡 中午吃飽再回去躺 其實酒局真的頗多的 整個六月可說是喝過去的 剛從外島調回的排長也一天到晚找喝 排寢庫房 能喝的地方都喝了

這中間還有幾件事印象深刻 跟學弟幫連長買宴請副營開小伙的餐點 最後還去參一腳 排天兵連站中午哨 為什麼要這麼做 他是一個喜歡跟學長套關係想爽的那種人 我不喜歡 我總覺得你想爽 認真做一回 我看到了一定幫你爭取 但他不是 有次幹正事時 跑來跟我裝熟 問我學長你有女朋友嗎 我心想 幹嘛要介紹妹給我嗎 我回他 你做好你的事就好  當天就排他站中午哨 誰知道他老大下哨之後 竟還跑來問我 學長為什麼我站中午哨 我說 你應該問值星官吧 怎麼問我哩 他說 哨不都是你排的嗎 我說 你有聽過兵排哨嗎 去 當天我再排他隔天中午哨 中午我還交代值星班 冷餐盤給他收掉 讓他去買泡麵吃再被幹

最後一次裝檢 一樣在營軍械室 那時到部十幾個新兵 全配給我擦步槍 旁邊還有個上士督著 擦呀擦 實在擦得很慢 我不是沒示範過 也有一兵在場 有一位二兵慢慢的擦 我說你擦很久了 他回我我不會擦 當下我飆 不會擦你就滾 臨走前他嘴巴碎碎念 我飆 你罵 幹 嗎 你罵 幹 嗎 他說沒有 我再飆 滾 旁邊上士說 火氣那麼大 我說懶懶散散也不會看狀況 裝檢耶 是想搞誰

最後一次的開大伙 那天同學弟向X部連連長借了車 開到羅東買了三隻烤鴨 一堆配菜 傍晚我們1幾梯在曬衣場擺了一大桌 中間找了X部連連長老ㄟ入席 一路喝到營站 喝到官兵俱樂部

04年七月 退伍前一日 第四任連長布達 當天颱風來臨 我跟同梯問了連長 可以提早走嗎 連長說明天再走吧 我說明天部隊起床走如何 連長說好 聽安官說那夜 哨所吹斷了一棵樹 部隊起床 那是我最後一次聽到 我跟我同梯收拾敲了連長門 看著弟兄羨慕的眼神 我們踏步出營區 揮著退伍令 做我們的死老百姓

p.s. 當兵一年七個月 真正的苦日子五個月不到 我想 苦極苦 樂極樂 我的軍旅生活大抵愉悅

(後記 關於學長學弟制)
我在二兵的時候 我說我打從心裡我痛恨學長學弟制 我要改變這種狀態 但隨著兵越當越久 你會發現軍中的領導制度 無法在一切平等的基礎上去處理 軍中應該是講階級的地方 那為什麼會發生學長學弟制的情況 其實包括領導階級也是一個樣 旅長會向督導官說 學長這個如何如何點點點的 你可以知道 這種風氣並不是無中生有的 也絕對無法改變的

像我在二兵時還不懂 學長學弟制就是以梯數或到部時間藉以領導統御 結合所謂的趴數 來建立一種勢力 其實有趴的學長並不是那狂出水聲叮人的那位 而是張你從來不熟悉的面孔 比如我在二兵時 叮我的多半是9幾梯的學長 通常8幾梯不大出聲 但比較令人意外的是7幾梯在本連是出了名的雞巴 照理說都破百了應該很多事是看不見 我理出的頭緒是 因為他們破百了才下基地 爽不到於是自然火氣大 就這麼單純 但真正會管事的是寧靜的8幾梯 由他們授意9幾梯去出水聲 結合志願役士官的力量 形成檯面上的掌控

當兵形塑的就是檯面上檯面下兩種面孔 我拿我自己舉例 對於學弟我幾乎是不會去叮他們 我不大在乎他們 我會出水聲是因為學長要我管 由我來出水聲也省去他來碎念我的機會 簡單說就是我做樣子給他看 到破冬後 我個人習性是只會找有掛階的學弟做事 我覺得錢都領了 多分攤些 何況 你們掛階本來就是領導士官 藉此建立你們的威信 也是好事一樁 例外我會去叮的學弟就是 愛套關係假博感情裝熟 偷雞摸狗過於嚴重 其它的基本上我是極度友善的

對下就是我掌握了掛階學弟的狀況 我等於掌握了整個連隊 對上方面 由於志願役士官會隨著你檻的建立而逐漸拉攏你 這時 你檯面上幫他按奈好部隊的掌握度 他便會釋放福利給你 這是一種各取所需的互利關係 所以 學長學弟制 用另一個角度來看 也不過是連橫合縱之策罷了

也因此道 我前後拿了約十天黑假 這就是福利的展示 沒什麼比假重要了 不是嗎 而後從我們11T退了之後 12T以後並沒有體悟到這層道理 進而在檯面上與志願役士官對立 進而造成福利刪減 趴真的有建立到嗎 沒有 只是為難自己罷了倒不如敞開合作 你幫我我幫你 大家都好過 至於軍官部分 則不在論述範圍內 但大抵 還是以配合中求福利模式 讓你自己能好過些


[本貼已被 作者 於 2012年06月21日 06時10分08秒 編輯過]


[本貼已被 作者 於 2012年06月21日 06時12分50秒 編輯過]


[本貼已被 作者 於 2012年06月21日 12時52分42秒 編輯過]


贊助商連結


Facebook討論
odin001 2012-06-21 14:33
整篇看後的感覺 果然是當兵 =口=

有學長學弟制 菜時苦 老時爽
沒學長學弟制 菜到老都是苦

時代在變 人也在變 現在或許已經沒有那種學長狂玩(電)學弟的時代了
但是菜的時候 就要認命 總有一天會輪到你爽的


當兵不吃虧-菜鳥自救網站

小兵站長提醒:發文時請注意務必遵守版規規定,不得發表有關於違返版規的任何言論!!

廣告
廣告
www.mmstop.net 關於我們|聯絡站長 |常見Q&A |PA電動 |超口愛小遊戲 |入伍指南~為愛站崗~軍旅生涯由這裡開始....
回頂部